【刘无耻工厂采熟记】(01)【作者:黑丝白带红领巾】   人妻小说 
字数:38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

  我叫刘悟持,我那个当村支书的爹花钱找一个老和尚给起的,我觉得老和尚应该是把一个空闲的法号给我了,法号就法号吧,谐音就不太好了。我从小到大,一直被叫刘无耻,外号归外号,倒也贴切的很,因为我确实很无耻。

  我喜欢熟女,有很重的熟女情节还恋足,可能跟小时候下河游泳被王寡妇玩了鸡巴有关系,也可能跟小学时候英语老师总是在讲台上坐着用丝袜脚挑着高跟鞋讲课,我看多了有关。

  反正我就是喜欢熟女。其实我身边也有几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子,可是我对她们毫无兴趣,就算有大胆者曾向我表露心思,我也婉言拒绝了,这是因为我有很重的熟女情节,我只喜欢熟女,想操她们,想看她们欲仙欲死,想享受她们娴熟的服务和大胆的性爱表达。

  我虽然算不上一个特别出众的帅哥,但也是一个俊朗的男人,瘦削脸庞,高高的个子,剑眉挺鼻。读研究生期间的导师,那个年近半百的老骚娘们儿总是喜欢叫我小狼狗。

  王寡妇、英语老师张梅香、大学导师老骚货这些往事,我想以后在别的文章里写。我现在特别想讲的,是我在如今工作这家公司里采到的几个美熟妇,这是正在进行的,我觉得说出来,让骚货们自己来看,特别刺激。

             (一)熟女工人邹萍

  2015年,我研究生毕业,进了一家机械设备公司作设计工作,实习期半年,需要新入职人员下到车间进行学习实践。也就是从那个弥漫着黄油味道的车间,我开始了在这个公司的采熟历程。采熟,是我自己造的词,熟就是熟女。
  说到我实习的车间,是一个机加工车间,有很多自动机床,这种工种虽然需要技术,但是劳动强度并不大,所以也有几个女工,其中有个四十岁出头的大姐,瘦瘦高高,尖尖的下颌,一看就是美女的底子,只是有了些年纪,又身穿工作服,完全掩盖了美丽容貌。我一见她就喜欢上了,所以有事没事就往她的工位上凑,跟她问这问那,东拉西扯。

  她叫邹萍,人也开朗,我作为刚进公司的实习大学生,比之车间的糙老爷们儿,干净文明,也挺讨她喜欢。所以,聊着聊着,就相熟了。但是也仅仅止于上班时间正常的聊技术或者稍微聊点闲天。这种状态一直延续了三个多星期。
  机会来的总是特别的巧合。每周六的上午我都会从单位员工宿舍开车回学校玩一天,玩什么呢,当然是我的那个淫浪老骚逼的导师喽。虽然毕业了,但是也得把她伺候好了,毕竟现在开着人家送的车,上着人家靠关系给安排的班,吃着人家的软饭,能不舔人家的臭淫脚和大骚逼吗。

  这个周六上午我开车刚从宿舍楼地下车库拐出来,走了不远就看见邹萍在路边打车,我立马靠边停在她身边,说要捎她一段,她就住在我们员工宿舍后面的小区里,要去她婆婆家,说了地点才知道原来她婆婆家在我们学校附近。

  我正好顺路把她送下,车上聊了很多,我才知道她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婆婆和体弱多病的公公相依为命,她和他老公以前都是厂里的工人,他老公有焊工的高级资质,为了多挣钱从厂里辞职去船上工作了,一年有十个多月在海上,她一个人照顾老人和孩子。我还跟她相约从学校返程的时候再捎着她。

  回了学校跟老骚逼导师先一顿激战再绵绵温存自不用说。下午3点多,我跟骚逼老师告别回单位,出了学校门给邹萍打电话,去她婆婆小区接着她,上车后发现她貌似哭过。路上气氛有些尴尬,俩个人没怎么说话,结果上了立交桥就堵住了。我尝试着询问她几句,她一下子就止不住的流泪,然后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她老公有一个弟弟前几年去世了,留下一个弟媳带着一个男孩,而她和她老公有一个女孩。她公公婆婆十分封建,希望给自家留住孙子这个香火,不想让二儿媳改嫁,竟然让邹萍的老公跟她离婚去娶自己的弟妹,而且她老公竟然说顶不住老人的压力,希望她能和平分手。这次她去她婆婆家,竟然碰见她老公偷偷回来了。

  骇人听闻,竟然有这么迂腐的老东西,还有这么无耻的老公。邹萍说的激动,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忙不迭地安慰她,给她递纸巾盒,开导她。车堵的厉害,一动不动,我熄火,然后轻轻的拍打她的肩膀,表示宽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动了一下身体。

  说了很多,她在副驾驶把高跟鞋一蹬,盘腿坐在座椅上,使劲拧了一把鼻涕,狠狠地说,他们不要我,我还不要他们了呢,我跟我闺女一样过。她这一副烈女的样子,真的是把我迷醉了,肉色丝袜的小脚丫,涂着红色的指甲油,透过袜尖隐隐发出挑逗人犯罪的艳丽。

  小脚牛仔裤勾勒出了完美的小腿线条,上身大红色的小风衣别人穿或许太俗气,她穿着反而显得那么艳丽,脸蛋略施粉黛,有一些皱纹,画了眼线,应该说她穿工作服的时候让我见到了素颜熟女的本色美,她现在这个装扮让我看到了熟透的蜜桃一样的性感。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得到她。

  她貌似下定了决心,就不想再说自己的烦心事,突然转移话题问我,回去找女朋友了吧。我说,啊,没,没有。她说,你就别不好意思了,你早晨了没这么大的香水味。我突然意识到我貌似占了很多老骚逼导师身上的香水味。

  我不知所措,说嗯……有吗……没有吧。她笑了笑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大人了嘛。然后陷入了僵局,我心里难受极了,我在想怎么摆脱老骚逼的纠缠呢,毕竟我有了新的目标了。

  回到了单位宿舍,先去送下邹姐。邹姐说,今天麻烦你了,今晚到我家吃饺子吧,昨晚我包了很多放在冰箱里,本想今晚他能回来,既然他在他妈那不回来了,我和闺女也吃不了。

  我自然求之不得,我说回去收拾一下,一会过去。她给我她家门牌号,就上楼了。我回宿舍洗澡,换衣服,去买了一些水果,就到了邹姐家。

  两室的房子,很普通,很干净,很温馨。邹姐闺女上初三,马上中考了,晚上上补习班。邹姐先煮好了饺子,她闺女吃了一盘饺子就匆匆走了,邹姐又炒了两个菜,拿了一瓶红酒,我们俩一边喝一边聊。一会儿就一瓶干了。

  我心怀鬼胎,总是舔一舔,她心有不忿,借酒浇愁,所以她基本是一个人喝了整瓶,廉价的红酒并不怎么温和,她已经醉意尽显。我看她迷迷糊糊,就上前搀她,她说,你别动,你想摸姐?我说,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她说,你撒谎,你就是想摸我,你总是工作时间跟我套近乎,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说,好好好,你迷人,我跟你套近乎,但是现在你先休息,好吧。她说,你骂人呢,我一个弃妇迷你大爷人,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年轻的。

  我说,我喜欢成熟的,你不是说我跟你套近乎嘛,你就是迷人。她突然一把拽住了我的领子,拍着我的脸说,小弟弟,会哄人。这个架势,我小弟弟都要炸了。我一把抱住了她,说我就喜欢你这种大姐,谁不要你了,我要你。

  然后亲住了她的嘴。她貌似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哼哼唧唧的反抗,手软软的推我,我这个时候了能怂嘛。我把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然后压住了,把她的家居服裤子往下一退,拉开拉链掏出鸡巴就插进去。这个时候任何的温存都是在延误战机,不给她回头的机会,一插到底,她发出了啊的一声,毕竟醉的厉害,反抗都无效,我一下一下的抽插,插着插着觉的她的阴道里有些湿润,我加快速度,她脸颊绯红,不知是酒力还是性奋,插了几百下也就十分钟,我就射了,她沉沉的睡了。

  然后拿起纸巾给她擦擦,提上裤子,把饭桌收拾好,洗干净碗筷。看到厨房有拖把,就把厨房地拖了一遍,收拾垃圾扔下楼,然后开车出去买了点东西,就回了宿舍。

  第二天周日一大早,从宿舍望着她女儿背着书包骑着车去辅导班了,我就立马跑过去她们家,敲门,邹萍开门,一看是我立马要关上,我使劲顶住挤了进去。她很生气但还是压低了声音说,昨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了,但是我以后不想看见你,你快走。

  我说,萍,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反正要离婚了,为什么不能接纳我呢。她说,我们怎么可能,我比你大十几岁,而且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我上前抱住她,说我没有女朋友,我身上有香水味是因为我昨天给你买了一样东西,你一哭,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送给你。然后我拿出来昨晚买的香水。

  她很疑惑,这是什么?我说这是我给你买的,平时咱们工作的地方黄油味道挺大,下班你用一点,遮一下。她突然眼光温柔,但是语言依然强硬说,我不需要,我一个中年有夫之妇,你一个未婚小青年,你竟然对我有非分之想,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一时语塞,被人识破揭短的感觉就像光着腚上街一样,我只能说——真爽!对,我这种不要脸的吃软饭操熟女的狗男人就是这样,越羞耻越觉得好爽。我酝酿一下,努力红了眼眶,泪水在眼里打转,然后深情地说,邹姐,也许你不信,但是我想给你讲个故事,你很像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师姐,我们说好毕业结婚的,可是她却发生了意外……你真的很像她。

  邹萍哼了一声,说,我跟一个小姑娘很像,你在编吧。她虽然这么说,但是语气明显软下来了。我继续发挥影帝技术,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说,就是一种感觉,姐姐一样的温暖,没法说,就是很像。她好像有些信了,说,都是苦命的人啊。

  然后坐到了沙发上,我过去牵起她的手,说我爱你,萍,轻轻的亲吻她的手背。她摸摸我的头,说我一个老女人无所谓,我不能瞎了你这个小伙子啊,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是,咱只能是朋友是姐弟。她说的很认真,我想也许只能先这样,操之过急反而不好。

  一切都仿佛一场梦,我就匆匆肏弄了她那么一次,就梦醒了。期间我还了车,也不再回学校当老骚逼的专用鸭子了,老骚逼貌似不久就弄了一个新的得意弟子,对我也失去了兴趣,只是偶尔微信给我发一点新欢的大鸡吧图片,骂我几句。
  邹萍总是躲着我,我也尽量不去烦她,听人议论她离婚了,带着女儿过。我也只是经常回忆那晚简单的抽插,自己撸一撸。一切貌似平静,新的转机却在悄然酝酿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